留守儿童心理健康不可再回避

作者:不详  时间:2010-07-07  热度:

   最近一位基层干部的调查表明:外出打工家庭子女中,有46%的学习成绩较差,42%的学习成绩中等偏下,10%的学习成绩较好,仅有2%的学习成绩优秀。由于父母长期外出打工,家庭没有称职的监护人,有些孩子变得任性、自私或性格孤僻;由于监护人的过分溺爱、娇惯和放任,部分孩子变得难以管教,有的经常逃学,光顾电子游戏室,有的喜欢打架、抽烟喝酒,有的甚至小偷小摸。(6月29日《人民日报》)

  学习成绩堪忧、人格发育有缺陷,这就是农村留守儿童的现状。陕西省扶风县杏林镇的这几个孩子,不过是这几千万个农村留守儿童中的缩影。5个六年级的农村孩子相约自杀,这起事件令人震惊。(7月5日《华商报》)尽管具体的原因家长和孩子们都避而不谈,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5个孩子中,有4个是留守儿童。

  农民工为经济的高速发展付出了低福利、低待遇的代价。如果说农民工问题是中国社会转型的衍生问题,那么,留守儿童就是农民工问题的伴生问题。这些孩子的父母已经为社会经济发展支付了自己廉价的劳动力优势,难道还要继续牺牲这些孩子健康成长的发展权吗?

  据说,未来30年,中国城市化率将提高到75%左右,那么,未来进城的5亿农民当中恐怕有相当一部分是今天的留守儿童,这些学习成绩较差、人格发育有缺陷的孩子将为75%的城市化率带来什么样的发展问题?他们融入城市、平等发展的权益,从他们作为留守儿童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壁垒重重。

  缺乏家庭监管、同时社会和政府没有顾及的留守儿童,若干年后,当他们作为75%城市化率中的一员步入城市,要么如他们的父母一辈,接下作为廉价产业工人的一棒,要么成为由于这种社会结构性不公而导致的不稳定因素的一种,默默潜伏。

  这是一个隐性的代价。社会的发展要农民工和他们的子女支付如此高昂的社会发展权益的代价,这代价日渐积累,最后也将为社会整体承担,那才是最让人担忧的。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