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透明是最好的护身符

作者:刘平安  时间:2009-06-28  热度:
  “打击医托法律依据少,取证很难。”这是北京市宣武区卫生局对北京京城国中医门诊部雇佣医托骗取高额药费而导致各地患者频繁投诉给出的答复。

  以“打击医托法律依据少”作为理由,实际上有些牵强,甚至有些本末倒置。因为在医托骗局的食物链上,医疗机构和医生是源头,而医托们则是皮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主管部门严格执行已有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执业医师法》,就能将不良医疗机构骗取患者高额药费的冲动控制在萌芽状态,而不是等到三者勾结起来行骗敛财造成患者权益被侵害之后,再去研究修补打击医托的法律漏洞。

  记者在追踪调查医托的半个多月里,发现医托骗局之所以屡试不爽,诸多患者之所以每每被骗,和主管部门的信息不公开、不透明有密切关系。

  例如雇佣医托的北京京城国中医门诊部,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能够得到这家医疗机构完整的注册信息。北京市宣武区卫生局新闻发言人让记者到北京卫生监督网上查询公开信息,但是公开信息的内容十分有限,里面没有注册医师名单、没有监督检查记录、也没有患者投诉及处理记录。在这种情况下,让患者仅凭这些有限的公开信息,去判断这些医院及医生的真伪几乎是不可能的。包括记者后来在隶属北京市朝阳区管辖的北京天都中医门诊部,再次发现被京城国中医门诊部因为投诉量大而开除的“杨玉英大夫”后,向朝阳区卫生局医政科求证她的行医资质以及是否变更注册的信息,同样遭到拒绝。

  我国《执业医师法》规定,国家实行医师执业注册制度,未取得执业证书者,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医师变更执业地点等注册事项的,应当到准予注册的卫生行政部门办理变更注册手续,只有履行了这些手续才能从事医疗活动。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民有权了解这些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信息。可记者调查采访时却总是被主管部门拒绝,可想而知患者要想弄清楚医托嘴里那些专治各种疑难杂症的门诊部及那些头衔众多的“专家”、“教授”是否合法,也是难上加难。

  记者调查还发现,不仅有关雇佣医托的医疗机构的核心信息不公开、不透明,就是已经公开的信息也不明晰,甚至相互矛盾,难以满足患者的知情需求。例如北京天都中医门诊部,记者在北京卫生监督网上查询才发现,这家门诊部的全称是“北京百草阁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天都中医门诊部”,一方面这家门诊部是2008年北京雇佣医托的医疗机构投诉量最大的,一方面在该监督网上又有这家机构1年零3个月间16次“合格”的监督检查记录。这种自相矛盾的信息也增加了患者判断的难度。

  “老百姓并不傻,信息的公开透明是保护他们免于上当受骗的一道护身符。”这是中国人民大学一位传播学教授曾经告诉记者的话。我们觉得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卫生主管部门打击医托,保护患者权益。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