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梅词曲论著四种:找寻渐成绝学的传统

作者:  时间:2018-08-13  热度:

  曲学之兴,国维治二三年,未若吴梅之劬以毕生;国维限于元曲,未若吴梅之集其大成;国维详其历史,未若吴梅之发其条例;国维赏其文学,未若吴梅之析其声律。而论曲学者,并世要推吴梅为大师云。--钱基博

  吴梅(1884-1939),字瞿安,一字灵鳷,晚号霜崖,江苏长洲(今苏州)人。

  吴梅在戏曲研究、整理、创作、表演、收藏、传播等各领域,均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当之无愧地成为20世纪曲学大师。

  本书收录的《顾曲麈谈》、《曲学通论》、《中国戏曲概论》、《词学通论》,是吴梅在词曲研究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四部著作,集中体现出作者鲜明的学术特点和高超的学术成就。

  《顾曲麈谈》是吴梅的成名之作,亦为20世纪中国古代戏曲研究的奠基之作。吴梅精于制曲、度曲、唱曲。他的戏曲研究,尤以考辨宫调、曲牌、曲韵为中心的曲律论,以铺陈结构、摛文布采为主体的制曲论,以依腔订谱、按声习唱为要义的度曲论三者,最具代表性。

  《曲学通论》一书,原名《词馀讲义》,是吴梅在北京大学讲授词曲课程的讲义。吴梅在教学实践的过程中“深惜元明时作者辈出,而明示条例,成一家之言,为学子导先路者,卒不多见”;而清代咸丰、同治之后,“歌者不知律,文人不知音,作家不知谱,正始日远,牙旷难期”。因此,他以王骥德《曲律》为依据,旁采周德清《中原音韵》、朱权《太和正音谱》、沈自晋《南词新谱》及陶宗仪、王世贞、臧懋循、李渔、焦循等著名词曲家的著述,在《顾曲麈谈》的基础上,重新发凡起例,编撰这部讲义。再版时改名为《曲学通论》。

  《中国戏曲概论》是吴梅中国古代戏曲史研究的集大成之作。此书不仅涵盖了金、元、明、清四代七百馀年的戏曲发展历史,而且将散曲、院本、诸宫调、杂剧、传奇诸体裁囊括其中,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中国戏曲史框架。吴梅尤重历史线索的梳理和历史事实的列举,针对金元、明、清各时期的戏曲,“溯流派,明正变,指瑕瑜,辨盛衰,举平日目所浏览,心所独得者,原原本本,倾筐倒箧而出之”。且在戏曲文献运用、剧目统计、作品风格概括、思想内容批评、戏曲流派特征与发展脉络把握等方面均有鲜明特色,精辟之论,在在皆是。

  《词学通论》的编撰时间,约在1926年吴梅任教东南大学期间,最初以油印本流传,1932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在中国古代文学发展史上,诗、词、曲三者尽管文体不同,但其间承袭、渗透的关系却客观存在,而词体与曲体的亲缘关系更是显而易见,因此人们常常将词曲并称,曲学研究与词学研究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自然也无法割断。唯有贯通诗词之学,才能更准确地把握诗、词、曲三种文体的不同特性,进而在词曲创作实践和研究中获得真知灼见。吴梅此书在词史分期、写作体例、论述观点等方面,在同时期的词史著作中独树一帜,对后代词史的编撰颇有启发意义。

  同清末民初的一些著名学者一样,吴梅身上也兼具过渡性的时代特征。他既是旧词学、旧曲学的终结者,又是新词学、新曲学的开启者。他的词曲研究,既显示了浓厚的传统文人趣味,又散发出清新的现代学术气息。

  尤其是在清末曲学渐趋式微的情势下,与王国维志在“由考证以明戏曲源流”的学术路向不同,吴梅从“由藏弆以存戏曲旧目”、“由唱演以续戏曲薪传”、“由订谱以树戏曲格律”诸方面,筚路蓝缕,振衰起微,构建起较为完整的曲学体系,沾溉后人,影响深远。

  而在音律之学“渐成绝学”的今天,在众多古典戏曲研究者无奈地转向单纯的戏曲文本解读、戏曲文学研究的今天,我们格外需要像吴梅这样不仅爱曲、知曲而且能够度曲、制曲的大师。吴梅在中国古代词曲研究领域的学术贡献无疑是不朽的。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